家居百科

慕容海嘴里一边这么嘟囔着搭配

2020-05-21 15:19:16 来源: 重庆家居网

摘要:慕容海嘴里一边这么嘟囔着,一边站起身来走出了川菜馆。他一路往家里走着,一路嘟囔着:“今天晚上真是憋屈,早知道让那个姑娘给骂了一顿,还不如待在家里听老婆的穷叨叨,哪怕让老婆骂个昏天暗地的也比让人家给骂一顿的好啊!真是的,在哪儿散步不好,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走到那条婊子路上去了呢?这算什么事呀!……” 镶嵌在太空中的残缺月亮,像一块蓝宝石似的,静静地散发着冷冰冰的银光。稀稀拉拉的小星星,似睡非睡,懒洋洋地躺在太空的怀抱里。调皮的风神,似乎是让三九的严寒给冻急了,漫步在雾气朦胧的宇宙中呻吟着,让人听着心烦意乱。
身心麻木的慕容海,沿着马路边的人行道上往前挪动着脚步,双眼茫然地往马路两边的房屋扫视着,那些房屋店门前的各种色彩灯光,闪烁得他眼花缭乱。马路两边那些房屋店门上的装潢广告,几乎都是一些花花绿绿,赤身裸体的美女。什么洗头房、泡脚房、桑拿中心、夜总会、练歌厅……都是一些做娱乐性服务生意的场所。
慕容海一边挪动着脚步往前走着,心里一边寻思着,以前光是听说这条街上的 特别多,今天晚上算是开了大眼界。
慕容海走了一会儿觉得有点累了,便随意地坐在马路边的栏杆上,一边歇着,一边寻思着,自己活了五十多岁,还没有出过轨,是不是有点冤?人们都说家花不如野花香,都说“花前月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出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哼!不行今天晚上咱也去尝尝鲜,谁叫那个母夜叉平白无故地气我了。
慕容海的这个念头很快就在脑子里消逝了,因为他想起了儿子,嘴里不由自主地就嘟囔着:“儿子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自己千万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世只有这样才能在管理中发现新问题界上哪有有不透风的墙啊。”
慕容海在马路栏杆上坐的有点冷了,便从栏杆上跳了下来。他一路往前走着,一路仔细地看了看马路两面那些小轿车和摩托车的车牌号,几乎每一辆车的车牌号都是好号。心里寻思着,我早就听人们说过,这条街上的虾肉卖的很贵。这些车不是市里各部委办局里的公车,就是大款们的私家车。也只有这些有社会地位的官吏,有金钱的暴发户才能在这儿玩得起,玩得开。
马路两面的人行道上,一些喝得醉醺醺的男人,一些红头发、黄头发、黑头发的女人,在各种灯光的背影里搂搂抱抱,打情骂俏,叽叽喳喳,嘻嘻哈哈,挺热闹的。
慕容海听着那些女人尖声的嚎叫,感觉就像半夜三更的母猫叫春,渗得慌。听着那些男人肆意的狂笑声,恶心的直想呕吐。他觉得眼前这些肮脏龌龊的情景,比他前几年在南韩首尔的醉死街,日本东京的红灯区里所看到的那些做肉皮生意的情景还要乱哄,还要粗野,还要下流。就在慕容海心绪烦躁,一时不知再往哪里走的时候,马路左面的人行道上,发生了一男一女的争吵声。
“先生,还差一百元呐,快点拿出来吧,别罗嗦了,我还有大生意等着去做呐,你快点给我吧!”
“刚才不是已经给你二佰元了吗。别拽我!剩下的那一佰元,以后再说吧。”
“不行,老规矩,三佰元,少一分你也别想走。”
“都是老熟人啦,怎么也得讲点情份吧!去去去,别再缠着我了,滚一边去。”
可能是恶鬼怕活人吧。那个中年男人转头看见慕容海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突然伸出手去使劲地推了那个姑娘一把,转身就钻进一辆轿车里,轿车立马一溜烟地窜进了夜的深处,瞬间就消逝的无影无踪了。
姑娘冷不丁地一下子让那个中年男人给推得噔噔噔地倒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了个四爪朝天。姑娘稳稳身子,跺起双脚,朝着那辆轿车驶去的方向就高声地叫骂起来:“操你妈的,玩不起别来呀!面子,什么屌面子,我和你有什么呀!还情份哪,这个社会有什么他妈的情分!连你爸爸都是假的!。”
慕容海看着、听着眼前的这一幕闹剧,卟哧一声笑出声来。心里寻思着,这个家伙是个什么人?能带着司机来嫖娼,肯定是个有钱的主。有钱也不会很多,嫖娼不付全额也不会是有什么身份的人。真正的大官,大款有的是女人,他们也不会到这种地方来掉价。
“有什么好笑的!”姑娘朝着慕容海这边咋呼一声,就一步三晃悠,摇头晃脑地朝着慕容海走了过来。她一面走着,一面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把钞票放到嘴边上,用舌头舔了舔,然后用右手大拇指和二拇指用力地捏住那叠钞票,使劲地往左手掌心上啪啪啪地摔打了几下子。
姑娘走到慕容海前面,看着慕容海的脸,嘟囔着:“真他妈的搞笑啊,他还跟我讲情份哪。我的腰一天到晚都让这些乌龟王八蛋给弄得酸痛酸痛的,我图的什么!我图的就是他妈的这个钱呀!”
姑娘说到这儿,举起手里那叠钞票,在慕容海的眼前晃了几晃,就迅速地把那叠钞票装进内衣口袋里,然后双手交叉放到胸前,摇晃着身子,颠着脚,点着脑袋,抛着媚眼,冲着慕容海说:“先生,走吧,进去玩玩。刚才你看到的,今天我心情不好,陪陪我,给你个批发价,走吧,先生。”
慕容海的脑子正在琢磨着轿车里那个家伙究竟是属于哪一类人,根本就没看清姑娘这一系列动作,也没听清姑娘说什么,双眼看着眼前的姑娘,稀里糊涂地反问道:“你说什么?批发价?什么批发价?”
“你别给我在这儿装憨卖呆了。干脆,今儿晚上我就给你开个半价吧,咱俩好好玩玩,我保证让你玩的神魂颠倒,让你以后天天都想着找我玩。”
慕容海一下子明白了姑娘的意思,却装作不解的样子问道:“找你玩什么呀?”
姑娘往慕容海的身前挪了一小步,把头稍微往上扬了扬,把脸又往慕容海的脸前伸了伸,瞪着一双媚眼,皮笑肉不笑地说:“看你这个年纪,不会是个处男吧!”
姑娘说完,把身子往后一挺,把脸一拉,怒气冲冲地对着慕容海就大声地嚎叫着:“玩什么!玩你妈个头啊!什么熊玩意儿!”
姑娘朝着慕容海叫唤完,转身扬长而去。她一面朝着练歌房的大门口走去,嘴里一面大声地叫骂着:“操你妈的,还跟我玩片儿汤,我玩死的人你都数不清。什么熊东西!”
姑娘已经走到练歌房的大门口了,慕容海这才回过劲来,气急败坏地朝着姑娘的背影高声地吼叫道:“混蛋!胎毛还没退干净,就学会骂人了,什么玩意儿。就是找姑娘,也不找你这样的!”
慕容海一边回骂着,一边将手里的半截香烟使劲地往地上一扔,用脚尖狠狠地碾了碾,转过身子,气哼哼地抬起腿就往北面走去。
慕容海走了没几步路就听见那个姑娘站在练歌房的大门前,朝着他这个方向又大声地叫骂道:“喂,老东西,你不是他妈的一个穷光蛋,就是个神经病。没屌熊事跑到这里来瞎转悠个什么劲。我呸!屌能胎的玩意儿。”
姑娘骂完了慕容海,好像还不解恨似的,朝着慕容海这边又使劲地吐了几口吐沫,这才转身推开练歌房的大玻璃门走了进去。
本来慕容海肚子里的火气就挺大的,再让姑娘这么一骂,顿时气得浑身乱哆嗦,恨不得马上跑过去给那个姑娘一个耳光子。如果是前些年的话,慕容海真会不顾一切地闯进练歌房大骂那个姑娘一顿不可。但今天不行了,他老了,落伍了,拼命三郎的绰号早已经属于他的历史,岁月不饶人啊。
算了吧,就当是让一条街头上的疯狗给吓了一跳,反正也没有咬着我。慕容海很无奈地回过头去一面安慰着自己,一面继续往北边走去,一路上,不停地找出各种理由宽慰自己,走了好长一段路,这才想起打的回家。
慕容海原本是想打的直接回家的,可在出租车上又临时改变了主意,在半道上下了车,来到一家四川小餐馆的门前。他站在小餐馆的屋门口,往屋子里四处看了看,餐馆的店面不算大,但挺干净,挺暖和。仨一群、俩一伙的人围着长条桌子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倒也呈现出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慕容海心里寻思着,小店里的生意还真是挺不错,等我内退了,也开它这么一个小饭店。心里这么寻思着就向一个唯一的一张空闲桌子走了过去,屁股刚刚坐在椅子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服务生,一只手拿着圆珠笔和本子,一只手捏着菜谱来到了他的身前,笑嘻嘻地问道:“叔叔,想吃点什么?”
“一盘泡菜,一盘腊肉。一瓶半斤装的赖茅。”慕容海说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点燃香烟抽着,等着喝酒。一会儿的工夫,两盘菜上齐了,他便四平八稳,自得其乐地吃喝起来。他一边吃喝着,一边琢磨着,泡菜,腊肉,赖茅,这不就是简化了的生活吗。无论富家翁还是老百姓,生活的本质都一样,有甜蜜,有咸辣,还有烟熏火燎的味道。
今天晚上,慕容海在家里没捞着吃饭,这会儿觉得肚子还真的有些饿了。他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不到八点钟,时间还早点。心想,等一会儿吃饱喝足,回到家就上床睡觉,省得看老婆那张阴阳脸,听她的乱叨叨,闹心。
我在这里吃饱喝足,等一会儿回到家就上床睡觉了,可我老婆在家里会不会吃饭呢?她那一肚子里的闲气消了没有?她现在是在看电视?还是在干什么呢?慕容海的脑子转悠到这儿,马上就又埋怨起自己来了。我可真是的!怎么又想起家里那个惹事精来了。
慕容海劝自己什么事都不去想了,还是先吃饱了饭,喝足了酒再说。可他又管不住自己的大脑,心里不由自主地又琢磨起他老婆来了。 明天我什么也不干了,上班坐一会儿就上药店里去买几瓶更年康。到了更年期的女人就是麻烦,身体忽冷忽热的难受不说,情绪更是不稳定,有事没事地就要闹个不肃静,搅的人头晕脑胀,心烦意乱的得不到个安宁日子过。
今天晚上慕容海他们家里本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他老婆七大姑八大姨,陈芝麻烂谷子,就连他前些年和两个女同学喝酒的事又给翻腾出来跟他清算。
慕容海真是搞不懂了,女人的记性怎么就这么好?就连年轻的时候,他对他老婆说过的那些牛皮话,到现在他老婆还能倒背如流,翻出来数落他。
“真像百度可能抓起了还没释放出来。下图是我的站里面的蜘蛛爬行记录统计图片资料。百度6月2号放出的首页快照。6月17号放出72条收录的链接。因为站点面向的人群比较小是的,这算是什么事呀!我的优点,我做过的好事,她从来都不兴跟我提一句。我不愿意听的话,她一天到晚非得说给我听听不可,真是烦死人了。”
慕容海嘴里一边这么嘟囔着,一边站起身来走出了川菜馆。他一路往家里走着,一路嘟囔着:“今天晚上真是憋屈,早知道让那个姑娘给骂了一顿,还不如待在家里听老婆的穷叨叨,哪怕让老婆骂个昏天暗地的也比让人家给骂一顿的好啊!真是的,在哪儿散步不好,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走到那条婊子路上去了呢?这算什么事呀!……”

共 7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的主人公暮容海,和妻子吵架出去散心,街上比比皆是的风月场所也令他蠢蠢跃动。然而毕竟他不是那类人,无法心安理得地“潇洒一回”。小餐馆的一盘泡菜 一盘腊肉一瓶赖茅才是属于他的幸福。本想安安静静喝酒解闷,但还是惦记刚刚给他气受的老婆,思来想去,原来这就是生活。人到中年, 不再,浪漫不再,嘴上从来都没有爱,可是爱情已经无可救药地深入了骨髓,令你此生挥之不去。或许我们此生所求,根本就不是豪车豪宅锦衣玉食,拥有一个知冷知热疼你爱你的伴侣,你就福海无边了!感谢作者赐稿杨柳!【荡雁游鸿】
1 楼 文友: 2014-11-02 17: 7: 9 感谢赐稿杨柳,愿佳作迭出!
2 楼 文友: 2014-11-02 17:41:26 个人感觉第一段景物描写与全文所讲故事有失协调,把一个和平凡的故事放入 太空 的背景来叙述,这背景是不是有点大了?看完第一段还以为是玄幻或者科幻题材呢。一家之言经供参考!
 楼 文友: 2014-11-02 17:42:56 希望读到冀成老师更多作品!止咳药不含防腐剂的有哪些
呼和浩特男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治疗男科费用
眼科综合
血瘀有什么症状
保定治疗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