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日记

天下一锅烩第一百九十一章线报营养

2021-01-15 03:20:12 来源: 重庆家居网

天下一锅烩 第一百九十一章 线报

你没看错吧?

石榴很想问,但是这话她问就不太合适了,好在她不问,还有旁人,看那王大人,这不就问上了。

有了一开始审讯立马就出结果的前情,他现在也不敢贸然相信白雅柔所说的话了,所以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上一问比较保险。

“请问二小姐,您是怎么看出这虎符是真的来着?”

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白雅柔女工平平,文采也一般,但是许是从小就在最为富贵豪华的地方出出入入,见惯涨跌了这世上最为珍奇的物件,所以在这物件鉴别上,倒是有着京城鉴宝大师都佩服的一双毒眼。

她没有理会王大人,主要是因为她自己此刻现在形势非常危急还处在极度的震惊当中呢~要知道她可是一直都认为像高大壮此流,是绝对不可能会拿到真正虎符的,然而事实却告诉了她,一切皆有可能啊~

将这块牌子放在鼻下轻轻一嗅,淡淡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白雅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这种气味,也就只有洛凉生的那块虎符独有。虎符可是能够号令天下兵马的宝物,洛凉生居然连这个东西都已经丢了,他人假订票收据、名片等物品共计5箱400余本。现在是何种状况,恐怕已经不容乐观了。想到此处,白雅柔“蹭”地一下站起了身,然后揪住了高大壮的脖领,尖声质问道。

“这块虎符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是不是从凉生哥哥那里偷来的?凉生哥哥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白雅柔可不是像石榴那样是个演技超群的主儿,既然已经惊怒到了这种地步,自然绝无可能是在说假话了。

只是她一个姑娘家,这样揪着一个大男人的脖领子,整个脸都要贴上去了,着实是有些不太雅观,石榴急忙上前拉住了自家小姐的手,低声劝道。

“小姐,小姐,不要激动。王爷不是还在前线打仗么~边境未曾传来败绩,定然是王爷安然无恙,您先莫要想歪了,对不对啊?王大人?”

石榴知道自家小姐根本就是那种一旦认准了就拉不回头的倔驴。便急忙冲着王大人直眨眼,想着不管怎么样先把她这倔劲儿给压下去再说。却没想到那个王大人也是个不会看眼色的家伙,就知道死盯着白雅柔和高大壮,急的自己在原地团团转,却压根没看石榴一眼。就知道嘴里不停地嘟囔着“息怒啊息怒啊~”

正处在暴怒之中的白雅柔。像王大人这样罗嗦起来没个完,半天就只会说废话的人最是反感了。她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王大人,大声吼道。

“这个混蛋手里居然有我凉生哥哥贴身放着的东西,我怎么能息怒!”

这一句话喊出来,王大人总算知道这位大小姐是在发什么火了,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急忙回身冲自己的师爷喊道。

“快快快,去把前线传来的线报拿过来!”

“啊?线报?这……”

师爷听了骤然一愣,面露难色。

前线传来的线报,向来只有当今的圣上有资格拆开。由沿路经过的地方官负责更换马匹和信使,只为了确保来自前线的消息能够沿路没有任何延误的尽快传到圣上的手中去。

地方官只有传递的资格,却根本没有拆看的资格,但是总会有那么些个不怕死的人,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思私下里拆开看了,只是为了能从线报其中得到那么一点他们那个级别所不能知道的朝中秘史。要知道虽是前线的线报,却也不完全只是关于战事,其他政事也通常会有涉及,所以能够窥得线报之中的隐秘,倒也是一种在复杂朝政中逆流而上的一种助力。

然而拆看线报这种事情。任谁做了也不可能对外说一个字,所以这样算得上是普遍的现象,却成为了一种公开的秘密。

谁也不敢确定某某人曾经看过,但是因着自己有胆量拆看。也就推己及人的猜到恐怕自己绝不可能会是唯一一个吃过螃蟹的人,而当今的圣上也好像完全不在乎这样的事情,所以这样大逆不道的事,竟然也变成了一种时尚。

县丞大人刚刚接受政务,自然对这种时尚也略有耳闻,他又是一个除了正事什么事都想试试的主儿。自然也从善如流的拆看了从前线传回来的线报。

大将军王好着呢~今日又打了几场小规模的胜仗,敌军在边境线聚集了那么久的时间,他本场将无法上场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进攻机会,想来都已经生出了退缩之心了~

线报如是写道,所以大将军王是绝对不可能有事的,王大人之所以让师爷把线报拿来,就是想让白雅柔知道,她的凉生哥哥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千万别因为一件根本没发生的事情,就把他县衙的后花园给拆了。

可是线报哪是随随便便能够拿出来看的东西,它本应该一直都在路上的,怎么可能停在谁人那里,说让去拿就能拿的出来的。

“大人,您拿线报做什么?这线报可是马上就要送出去了~”

师爷一边嘴里打着哈哈,一边冲着自家老爷拼命的眨着眼睛。可惜他这个不开窍的老爷已经被白雅柔给吓怕了,一门心思就想着赶紧让这个姑奶奶别再发疯了,没看高大壮已经被她掐的已经翻白眼了么~这会儿能掐死一个犯人,下一步再弄死谁,那都是些不一定的事儿了~如果轮到了自己头上,那还得了!

“你不会先别让他们送走,赶紧拿来救救急!”

“老爷!这线报写的什么您又不知道,救什么急啊~”

师爷这话说的声调都扬了起来,尾音还刻意拉的老长,结尾还带上了诡异的颤音,如此古怪不寻常的说话方式,终于如愿以偿的让王大人反应了过来。他呆了一呆,终于不再执着于这件事情,但是这话一旦说出了口,接下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就已经不会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白雅柔一听到“线报”两个字,注意力马上就被转移了。

对她来说,线报来自前线,前线有她的凉生哥哥,线报中肯定会有她的凉生哥哥的消息。至于拆了只能皇帝才能拆阅的信笺,这事对白雅柔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那个在寻常百姓眼中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万乘之尊,其实就只是她儿时一个没什么架子的玩伴而已。(未完待续。)

西宁医院男科哪好
济南治疗阳痿多少钱
佳木斯治疗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