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元古剑魂第一百七十六章光秃秃的营养

2021-01-15 03:17:22 来源: 重庆家居网

元古剑魂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光秃秃的

“这是...”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皆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手中的那枚碎片,脸上满是惊异的神色。

看着众人的模样,赵羽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这碎片乃是大阵最核心的部分,没有它任何人都无法打开这座大阵。”

“随便找来个东西就想打开大阵,你是不是傻了?”赵晨冷笑道。

“到现在还嘴硬。”

赵羽哼了一声,“能不能打开问问堂姐就知道了,她可是接近过大阵的人。”

话音一落,众人纷纷朝赵月望了过去,就连卫子玉也看向她,眉宇间流露出凝重之色。

而赵月的目光始终都在那碎片之上,紧握的双拳也不自觉的颤抖着,半晌,她闭上了眼睛,无力的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

赵晨身躯猛然一颤,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一众弟子则纷纷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望向赵羽的眼神也不禁火热起来。

“现在你们还认为祖上传下的手法可以打开祖地吗?”赵羽扫过两人,不由讥讽道。

闻言,赵月美眸渐渐失去了光彩,就在那碎片出现的瞬间,她便感应到了一股浓郁的气息,那气息正是大阵的本源气息!

“必要之时毁灭祖地...”

这一刻她脑海中不禁回荡起父亲曾说的那句话。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这只是为无法开启祖地而出的下策,现在她才明白这句话真正的意义。

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而父亲也可能已经...

想到这,她的心就如同被一柄利刃狠狠的刺了进来,痛的无法呼吸。

“羽少爷,大师兄会不会出什么事...”

有人开口问道,显然对云皓天的身份还是有些忌惮。

“哼,那又怎样。”

赵羽浑不在意的道:“他既然自己选择进来,就该有此觉悟。”

“可是...”

那人还想说什么,却感觉一抹冰冷的目光扫来,不由打了个激灵,到了嘴边的话也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云皓天几次三番的对我族弟子出手,断送我族在天机塔内的机缘,今日,便是他还债的时候!”赵羽扫向云皓天,话中透着强烈的恨意,如果不是顾忌大阵,他恨不能现在就冲上去将之撕成碎片。

“羽少爷说的没错,之前被他在天机塔内打伤的弟子到现在没恢复过来,他必须要给赵家一个交代!”

“对,他被大阵吞噬就是在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赎罪,学府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不少人出言附和起来,皆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你最好现在把大阵停下来,否则赵家必将因此覆灭!”卫子玉彻底怒了,周身爆发出冰冷的杀机。

赵羽没有理会他,转身走到大阵前方,举起了手中的碎片,道:“这封禁了无数个岁月的祖地使用正常而且中间完全自动化操作,注定要在我手里打开!”

哗!

霎时间,大阵和碎片同时亮起光芒,交相辉映,照亮了整个山洞。

这一幕使得众人皆神色一震,他们知道这困扰了赵家无数年的祖地终于要被打开了!

那些原本还有些挣扎的弟子也彻底打消了心中的顾虑,转而露出坚定的神色。

而赵月几人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

一但让赵羽打开祖地,他们将再无任何翻身的机会。

但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力阻止。

“云皓天!你注定是我赵家的垫脚石,待我取得传承,定让你生不如死!”

赵羽狞笑着举起了手中的碎保罗的作用也不可忽视片,猛然朝大阵中央按了过去。

就在那碎片即将触碰到大阵之时。

轰!

忽然,一道红色波动自大阵中央爆射而出,赵羽淬不及防下硬生生的挨了一击,当即喷出一大口血,惨叫着横飞了出去。

那枚碎片也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掉到了地上,其上闪烁的光芒也暗淡了几分。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众人全都愣住了。

待他们回过神,便听得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只见那锁链竟硬生生的断裂开来,重新化为了符文的形态。

“法如阵心...禁神化阵......”

这时,一道道晦涩难懂的法诀自云皓天口中传出,他陡然睁开双眼,双手也随之虚空中刻画起来。

在他的控制下,那些符文开始互相融合起来。

几息后,便凝聚出一道火红色的阵图,宛若烈日一般极其璀璨。

“这是...”

赵月瞳孔一缩,心中顿时掀起了滔天波澜。

这阵图正是禁神阵!而且还是完整的禁神阵!

要知道,禁神阵早已遗失了上千年,连学府的典籍中也只记载了一些只言片语,更不要提手法了。

但眼下云皓天不仅拥有这阵法,竟还能刻画的如此流畅,就算是学府的阵法长老都不一定能做到如此境界。

这让她一度感觉有些不真实,甚至开始猜测云皓天是不是某位隐士宗师的弟子...

不过想归想,她眼中也不禁重新焕发出一丝光彩,似看到了希望。

“为什么会这样...”

赵羽望着大阵,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感受到碎片居然和大阵失去了联系,仿佛被什么东西切断了一般,再无任何反应。

一众弟子也是面色呆滞,目光跟随者云皓天挥舞的双手而移动着,仿佛深深的陷入了进去。

法诀念完,云皓天手臂向前一挥,那阵图瞬间覆在了阵眼之上,一道道火红色的符文流转而出,充斥进每一条阵纹内。

不多时。

整个大阵便完全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中央的圆形阵眼不断闪烁着光芒,残缺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阵纹也在一点点的消逝露出灰色的石壁。

做完这些,云皓天不由打了个激灵,只觉小虫的意念如潮水般褪去,识海逐渐恢复了清明。

“呼...”

云皓天舒了口气,连忙拿出一枚丹药恢复起来。

回想着刚刚被小虫操控身体刻画阵法时的那一幕幕,心中隐隐生出些感悟。

他发现刻画阵法和刻画炼器的阵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两者最本质的区别便在于阵眼。

阵眼乃是阵法的核心,也是评判好坏的标准。

强大的阵眼可以做到借天地之势,聚八方之力,端的是恐怖无比。

禁神阵最多只能算得上是高级阵法,虽然有小虫辅助刻下了这座阵法,但他对于其中的奥妙还是懵懂状态。

尤其是那繁复的手法,估计现在或许本次旅行早就画上句号了。(南岛晚报许尔生)大陆上那些阵法大师都不一定能看懂。

不过他却能察觉出赵家祖上布下的阵法和这禁神阵已融合为一体,这也是为何小虫之前说就算有残片也无法打开这处大阵。

因为两相融合早已发生了质变,需要同时激活两座大阵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好在有小虫在,否则会发生什么后果谁也不清楚。

看来有时间得学习一下阵法的知识了。

云皓天心中暗自想着,随即,神色一怔朝大阵望去,却不由愣住了。

入目的竟只剩下了一片光秃秃的石壁,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石壁上有着很多凌乱的刻痕,显然是布阵时所留下的,除却这些便再无其他。

“额...”

云皓天一脸愕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禁神阵怎么说也是上古阵法,连点动静都没有就消失了,这也太简单了点吧...

“他居然开启了祖地大阵...这怎么可能...”

众人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心中的震惊无法言喻。

有些人甚至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只觉自己看到的一切并不是真的。

场中此刻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气氛颇有几分诡异。

“可尼玛打开了,快累趴老子了,要是一会拿出个垃圾,本帝非得屠了赵家不可......”

这时,小虫从石壁内探出了身子,一边埋怨一边朝云皓天飞了回来。

云皓天收回目光,开口问道:“这就算完事了?”

“废话!怎么的?要不要在给您来点天崩地裂什么的?”

“额...”

云皓天一脑门子黑线,继而问道:“那件宝物在哪?”

“马上你就能看到了,一会机灵点。”

小虫说完,伸出爪子轻轻打了个响指。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轰鸣响起,石壁开始缓缓向两侧挪动开来,逐渐露出了里面的空间。

待石壁完全打开后,那漆黑的空间内骤然亮起一道光束,一枚大印形状的宝物缓缓显现了出来,在那耀眼的光芒下格外显眼。

从而导致了冒牌货的泛滥 “传承宝物...”

众弟子眼睛都红了,浓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在这寂静的山洞内显得异常清晰。

大印出来的瞬间,云皓天只觉一股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仔细看去,只见那通体灰色的大印约五寸见方,上面盘卧着一条龙形雕塑,雕工精细栩栩如生,一道道若有若无的龙吟之声自那龙口之中传出,仿佛随时都可能飞升九天。

大印四周则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似纹非纹,似字非字,不时的喷涌出点点星芒,给人一种神秘玄妙的感觉。

四川成都肝病医院排名
成都排名好的癫痫病医院
东莞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